收藏拍卖

2022开年即将刷屏的首场艺术狂欢:回到未来
易隶
过去的一年,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适应疫情“常态化”后的生活节奏。

(本文转载自收藏拍卖杂志)


过去的一年,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适应疫情“常态化”后的生活节奏。原有的秩序被打破,也让我们在停顿、转折与等待中,有了更多的时间回归内心,去思考之前所经历的种种。


机缘巧合,小编抢先打卡了和美术馆开年首展——“ ON | OFF 2021:回到未来”,展览由孙冬冬担任策展人,呈现的正是一场关于时间与生命、过去与未来的辩论,展出作品共同呈现出一种源于生命内在的自省精神——何所来,何所去的自省。


“ON | OFF”,如果可以一键切换,穿越时空,你会回到过去还是未来?今天的推文阅读,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游戏。赶紧搭乘这台时间机器,因为我们即将开启下一任务:回到未来。




和美术馆展览现场



01

“ON | OFF”

回到命运的交叉点,重新选择


在白色展览空间的入口,是被黑色PVC帘子隔开的独立空间,黑白之中穿梭,是可以随意按下的ON|OFF切换键。


突然的切换,让一切看起来都很迷茫:看不清的人、看不清的背景和隐约可见的字在闪烁,在黑暗中不同颜色光在指向新的方向。


陈维 《在浪里 #5》 《在浪里 #4》


陈维《故障(今晚你去哪儿)》


此次展览主题“ON | OFF”,是2013年由UCCA馆长田霏宇发起,鲍栋、孙冬冬共同策划,反映后奥运时代中国年轻艺术家观念与实践的一个著名群展的主题。在“ON | OFF”于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九年后,策展人孙冬冬以2021年的时间界定,重新审视了这一主题在近年来的延续与发展。展览以群展形式,在主题展中呈现由27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创作的共计43件/组作品。


如今的“ON | OFF”后面被标注上了新的时间与副标题,旨在从当下日趋激烈的,后全球化时代“整合与脱钩”的张力之中,重温与延续2013年展览未竟的主题叙事。


左起:蒋鹏奕《砾石谅解了大海第14号》(局部) 何翔宇 Darryl (局部)


此次展出作品涵盖绘画、雕塑、摄影、装置与影像等多种艺术媒介,涉及媒体社会、自然环境、身份认同、地理疆域等不同议题,但都共同呈现出一种源于生命内在的自省精神——何所来,何所去的自省,对应于日益加速的全球化语境,使得艺术不仅是作为保存记忆的媒介,还是一种观察主体召唤历史意识,从而超越时空的有情实践。


从微透着光的黑色空间转身,外面是一轮巨大的“人造月”,球形装置上肉眼可见布满了数不清的偏光镜,正是这些偏光镜让原本是白色的发光的球体看似一个彩色的装置。这是一个让人难忘的作品,也正说明着一个反复思考也觉得难以置信的道理:你所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


王郁洋《人造月2》


从机械装置的正面《向远的圆是你》(下如其纹)走到背面《向远的圆是你》(上如其星),再回看《人造月》,是最佳的观赏(拍摄)点。黑白的切换,中间彩色的点缀,一指手指碰到水面,引起的一圈圈涟漪,无不诉说着深奥的哲学道理中一和多的辩证关系


陈哲《向远的圆是你(上如其星)》


陈哲 《向远的圆是你(下如其纹)》



02

回忆是一种

从当下出发的重构行为


过去的人与事,都与现在无关了吗?可是这样的当下,烦恼和柴米油盐一样也没少。解决问题,需要面对过去,反复思考,才能找到解密的方法。


话剧,也许是演绎事件最好的方式,把人物的情感和事物暗含的意义都通过肢体语言表达出来。


展览第二单元的入口,便是一个话剧的布置现场。李然的《无题:未来戏——你说什么是什么》通过生活中常见的纸团、麻绳、海报构建了一个开放的空间。观众走进会很自然地代入到平日生活中遇见问题,引起烦恼和思考时候的行为留下的痕迹。


李然 《无题——未来戏,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记录,是更好地回顾过去的一种方式。


从张如怡作品《浸泡景观》与脚手架搭建 “空间”所共同体现的个体与周遭相互作用的关系、王拓《痴迷录》以建筑的空间结构指代人类难以被认清的潜意识结构、刘雨佳《寻宝》展开的一次关于远征、旅行与发掘的叙事,到陶辉所虚构的《南方戏剧史A幕》女作家的自述,像走进不同的造梦空间,切换了不同的身份,穿梭到不同的年代的国度。


张如怡 《浸泡景观》


王拓 《痴迷录》


刘雨佳 《寻宝》


陶辉 《南方戏剧史 A 幕》


策展人孙冬冬提到:展览是否也可以作为一台时间机器?就像20世纪八十年代好莱坞科幻电影《回到未来》的主人公马丁那样,驾驶着由汽车改造的时空穿梭机,从“里根时代”穿越回到“艾森豪威尔时代”,在决定自己父母命运的事件中,重新排演事件发展的走向,将自己的家庭从原本的落魄失败中拯救出来。


《回到未来》电影海报


展览的后半部分“回到未来”,以好莱坞科幻喜剧电影《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和迪士尼乐园旋转舞台表演项目Carousel of Progress之名为灵感来源,作为一种对前半部分展题的注释,包含着基于当下,返回过去与未来前进的愿景。


电影是一门造梦的艺术,亦如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弗洛伊德提示的,梦是与愿望相关的潜意识,恰恰指向了现实的缺失。对于我们而言,《回到未来》展现了一种人类暂时或着永远也无法获得的能力,即回到过去挽回之前行动对于现在所造成的“伤害”。


童文敏 《重庆杂草》 陶泥上绘画 整体尺寸可变 2021年至今  长期持续项目


回到过去的意识,提示了回忆作为意识所具有的意向性表征,亦如现象学创始人胡塞尔所提示的,回忆是一种想象,我们可以在意识的时间中找到一个具体对象背后的多重流形。


过去不能改变,但回忆过去,可以改变未来。



关小 《Kikachick正向着那在深蓝暮色中照应着灯光微微发粉的落雪冰面的舞台迈出第一步》


03

关心未来的人,就是关心现在


展览的三个单元:“时间姿容”、“回忆空间”与“多重回响”,从人类对于时间的认知与感受出发,将宇宙运动、人类命运、历史时刻等等宏大议题,下行与凝结为某种此时此刻的时代情绪,并在与艺术家个体实践的相互映射的关系中,将人类对于未来的许诺转换为一种超越时空桎梏的生命能量。


未来的可能性就是从现在的选择与实践中生成出来的。


胡晓媛 《石疑 | 再见,永恒五》


人类用命运赋予时间一种生命的意象。法国现代诗人马拉美曾有一句名言,“骰子一掷,永远取消不了偶然”,偶然与必然之间的辩证性恰好说出了命运的魅力,关心未来的人,实际上就是关心现在,而现在又是从过去而来,看似是三个维度,其实都汇聚于无限被过去与未来分化的现在。


我们所能做的,是在哲学家约翰·洛克所称的“意识”中获得整合时空的能力,“意识总是可以延展的,而且可以延展到过去的时代,它可以把同一个人在时间上相去甚远的存在与行为联合在一起”。


于吉 《流动的盛宴 No.1》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第三单元的“多重回响”,在对过去和当下的回顾与反思中,发现了应对生活的更多方法。


马秋莎的《沃德兰-厄洛斯No.4》用不同的黑色尼龙袜,包裹着一块块碎裂的水泥板,再拼合成一幅作品,布景框后的彩色版的《沃德兰-蜜No. 2》与之呼应。打破了“破镜不能重圆”的遗憾,破裂也可以创造出另一种美好的状态。


马秋莎 《沃德兰-厄洛斯 No.4》 


马秋莎 《沃德兰-蜜 No. 2》

李燎的《软弱性》是这个单元里感触最深的作品。作品源于艺术家发现家里不同形状的肥皂,原来是太太生气时发泄丢向墙所留下的痕迹。展览在落地窗旁设置了一面铝板的墙,地上有不同颜色的老牌肥皂,路过观众可以走进指定区域,把那些肥皂丢向墙上的铝板,随意发泄。


回想起以前在家里和先生吵得面红耳热的时候,就很想像《理想之城》里孙俪扮演的苏筱一样,去压力发泄馆带上头盔全副武装,拿着棒球棍出尽全力,一边呐喊着把身边的玻璃瓶都打碎。直到今天看到李燎的作品,才意识到发泄也可以有更好的做法:不仅降低了发泄的成本,而且柔软的发泄方式还可以让另一半看到,促进双方的反思和良性沟通。


在捡起地上的肥皂“奋力发泄”完后,我拿起了手机下单了几块同款肥皂。



李燎 《软弱性》


原来正常的关系,是悲喜交集,是想逃避却还是选择面对,是虽然争吵但始终没有离开。正如事物发展的过程,是螺旋式上升的。


陈维 《S》


返回、反复与螺旋,是这次展览着重强调的策展理念,一方面是出于对“和美术馆”空间形态的诗意比兴,另一方面也试图通过作品之间观念的复沓叠增,让观众在时间与生命、全球与在地、回忆与历史的律动中,感应美术馆空间与展览空间共同构建出的宇宙观照。


和美术馆一隅

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关系,就像安藤忠雄设计的和美术馆。走在螺旋楼梯时,无论停在哪里,都可以仰望未来,也可以回顾过去。


在这个展览里,每位观众都能找到不同时空的自己,想回到的空间,和想见的人。


2022年2月4日(大年初四)起,和美术馆“ON | OFF2021:回到未来”正式对公众展出。那么,你最想和谁一起“回到未来”?


(本文转载自收藏拍卖杂志)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易隶
易隶
收藏家。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