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大学

今年最火爆神曲,娱乐圈都想封杀它
小新同学
很难不被洗脑啊!!!


最近,一首集结了半个娱乐圈的“世界名曲”风靡各大视频平台。


一旦你意外刷到这首群星荟萃的《穷叉叉》,那么恭喜你,你将从此不再害怕孤单的滋味。


因为在你的脑海里,哈利·波特会骑着扫帚飞成千上百遍,刘昊然会在无数个日出、日落之间陪伴你,古力娜扎会不间断向你发送“穷哈”语音聊天,关晓彤简单粗暴的“你XX”会在生命里挥之不去……


上周,贾玲在某节目的录制后台,邀请到《穷叉叉》的“原唱”之一关晓彤,现场重新演绎这首朗朗上口的“合唱曲目”。


旁边的杨迪和范丞丞,本是两位无缘“世界名曲”的局外人,只见他们配合关晓彤唱得比谁都要投入,反倒是作为正牌“原唱”之一的关晓彤频频笑场。



火遍全网的《穷叉叉》终于得到“官方认证”,网友们又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这首“年度最热曲目”要是能在跨年晚会中亮相,将会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啊?



总之,《穷叉叉》已经全方位侵入部分人的工作和生活。无论是在图书馆专心备考的大学生,还是在工位上辛勤码字的打工人,都逃不开被它的魔性旋律洗脑。




01

凑齐半个娱乐圈的洗脑神曲


《穷叉叉》的每一帧画面单独截下来,都是一位明星恨不得让其原地消失的尴尬名场面。


如果说这些艺人的知名社死瞬间曾独自辉煌,在鬼畜圈各领风骚,那么现在它们找到一个共同的、更高的舞台。


在时长总共一分钟的加长版《穷叉叉》里,开场便是关晓彤劈头盖脸的一句“你XX”。她竖着食指,对着镜头脸色不悦地指指点点。


这个片段来自关晓彤早年在某部电影中表演的《空姐之歌》。


没有最洗脑,只有更洗脑。/《浪漫天降》


在去年的《王牌对王牌》第五季中,沈腾揶揄关晓彤凭《空姐之歌》一曲成名,而关晓彤坦言,年少时承受不了别人评论自己不好,一度很讨厌这首歌,随着阅历增长才慢慢释怀。


当时说“作为演员,弄一首歌出圈了,我觉得也挺荣幸”的关晓彤,大概万万没想到,时隔短短一年,昔日的阴影就换了一种形式在互联网卷土重来。


正如古力娜扎也难以预料,在某颁奖典礼上的一句“穷哈”,能有如此顽强不息的生命力,横扫各大平台两年之久。


眼看当年的群嘲和玩梗渐渐平息,一首《穷叉叉》又在一夜之间唤起了全网的记忆。


我只能说,没有人能忍住不笑。/@音乐人王博


声如洪钟的陈学冬老师,被视为《穷叉叉》的“主唱担当”,贡献其中最富有记忆点的部分。


只见他眉头紧锁,表情狰狞,仿佛使出全身力气在唱:“哈利·波特骑着扫帚飞,而我的扫帚却只能清理垃圾堆。”


哈利波特听了都不敢飞了。/@音乐人王博


这段声嘶力竭的表演还要追溯到2018年,陈学冬在某节目中演唱的《童话镇PLUS》。


实话说,节目组配合歌曲给陈学冬打造的舞台效果,还是浪漫哀伤的基调。


虽然其中的魔性RAP在当年没少成为娱乐大众的素材,但起码表面看起来,陈学冬深情款款唱歌的气质,还延续着《小时代》里的角色光环。


这才像周崇光的样子嘛。/《跨界歌王》


然而,现在相关视频底下的评论,全是“鬼畜区应有陈学冬和他的扫帚一席之地”的呼声。


一开嗓就被网友调侃“唱得很好,下次不要再唱了,多演戏”的昊然弟弟,一句“什么是快乐星球”陪伴无数人童年的马嘉祺,还活在“sorry”梗里的朱丹,同样没能逃脱厄运……


一首《穷叉叉》,把他们最想烧毁的“黑历史”影像资料,前所未有这么和谐地串联起来。


制作《穷叉叉》的音乐人王博很有自知之明,在视频开头就说自己“得罪半个娱乐圈”,但求生欲却似乎并不明显。


他更新了《穷叉叉》的后续三个版本,不断加入更多明星的“经典名场面”,其中包括王俊凯、易烊千玺、龚俊、黄晓明、刘敏涛、周深……



这个声势浩荡的“穷叉叉宇宙”,还会扩张到什么时候?



02

网友不只需要一首《穷叉叉》


在互联网还没走进千家万户之前,常年在公开环境里打趣明星的,大概只有娱乐八卦杂志。


现在回过头来看,借用狄更斯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当明星“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至少,明星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博主们下一期视频的剪辑素材。


自从2006年,胡戈把陈凯歌的电影《无极》改编成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惨案》,掀起轩然大波,恶搞的种子就在网友心中埋下了。


此后,这股强大的精神力量迅速生根发芽、茁壮生长。明星的言谈举止、影视作品的解构吐槽,都能成为绝佳的恶搞素材。


从成龙大哥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的“duang”,到雪姨振聋发聩的“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就开门”,到沈腾怒目圆睁的“你过来啊”,再到今天洗刷网友双耳的《穷叉叉》,网友的恶搞精神从未停歇。


当年雪姨敲门的鬼畜视频,也是火遍大江南北了。


所谓恶搞,并非真正的恶毒、恶意,而是对某人、某事、某件作品的一种戏谑化、娱乐化表达。


今天还有一个更为时髦的词语,称作“鬼畜”。它源于日本、植根于二次元文化,是一种视频风格的统称。


这种风格的特点是,画面和声音重复率高,而且伴随着强烈的节奏感,这也是很多人容易被鬼畜视频洗脑、从此一发不可收的原因。


无论是自称“得罪半个娱乐圈”的《穷叉叉》,还是上半年席卷而来、层出不穷的刘华强买瓜梗,这些鬼畜视频不在于针对某位明星,而是追求一种好玩的、能娱乐大众的东西。


刘华强,上半年鬼畜界最火的男人。


好玩的东西,天然具备消解压力的功能。朝九晚五的打工人,在高强度的工作之后,对一段恶搞鬼畜视频的接受度远比一部严肃电影高。


相比起看日薪以“爽”为计量单位的明星如何光鲜亮丽,月薪六千的打工人更愿意看明星是怎么落魄的——至少在恶搞视频中,明星都是用来调侃的。


而且,许多出圈的恶搞视频,自身就映射着社会热点,能够引起广泛共鸣。


单看《满城尽是加班族》《高考,高考》《春运帝国》这些名字,你就能猜到它们分别想表达的主题。


这些恶搞视频自带一种草根的韧性,既能对精英阶层的能力、价值观进行幽默的反驳,又能在对自身境遇的吐槽中自得其乐。


恶搞鬼畜视频的流行梗、魔性旋律能在短时间内口耳相传,离不开互联网提供的便捷传播渠道,更包含着人们的群体属性追求。


试想在饭桌上、朋友聚会、公司团建里,有人提了一嘴“哈利·波特的扫帚”,其他人都捧腹大笑,而你不知所措,会不会突然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03

恶搞不易

且行且珍惜


网络恶搞的风潮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走在“又红又黑”道路上。


当年陈凯歌因为《一个馒头引发的惨案》,怒而状告胡戈,舆论一时间议论纷纷。


站队陈凯歌的人认为,胡戈的二次创作侵犯了电影《无极》的著作权。而声量巨大的网友则持反对意见,认为大众有对影视作品进行解读的权利。


还有些旁观者指出,有名气才会被恶搞,陈凯歌作为创作者,气量未免太小了。


就是这个馒头,引发了惨案。/《无极》


事情以陈凯歌放弃起诉胡戈作为终结,美其名曰“不会再理会无聊的人”。但这些年来,有关网络恶搞、鬼畜视频的争议,时不时会演变成一轮小高潮。


2019年,人气偶像蔡徐坤在演唱时,因其独特的唱腔和咬字方式,让歌词“只因你太美”听起来像“鸡你太美”。相关恶搞视频很快攻占国内某视频平台的热门位置。


随后,蔡徐坤工作室把一纸律师函送给该视频平台,称其网站上充斥着大量诋毁、侮辱蔡徐坤的视频,侵犯当事人的名誉权、肖像权、表演权等权利。


蔡徐坤工作室来势汹汹,却也一直没有后续,反而连律师函本身也变成网友调侃的素材之一。


答应我,不想笑死就千万别去搜。/@金色传说竹鼠


如果说陈凯歌与胡戈、蔡徐坤与视频网站之间的拉扯,还算是围绕“二次创作视频是否侵权”的探讨,那么有些恶搞视频是确凿无疑地滑向低俗的深渊,为人民群众所不容。


有人为了赚流量、博眼球,把经典作品改编得不堪入目、色情暴力,把榜样人物污蔑成人人得以诛之的无耻之徒,标题与内容故意往猎奇、媚俗方向靠拢。


在歪曲之下,忧国忧民的诗人杜甫变得“很忙”;孔融让梨不是出于传统美德,而是恐惧于哥哥的暴力;对红色经典《黄河大合唱》的恶搞,还曾引发众怒……


好在这届网友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对于低俗恶搞,舆论是义正词严地拒绝和批判;而对于一些仅供消遣娱乐、适可而止的恶搞,大家明显更加宽容。


低俗恶搞令人深恶痛绝。


对于“二创是否侵权”这个问题,新版《著作权法》指出:


“为学习、研究、欣赏或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个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


但怎么样才算是在合理范围内“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而不越过盗版、剽窃的边界,始终是个人不好把握的尺度。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问题尚未明晰之前,二创视频的博主们确实是冒着风险在恶搞——


你也不知道,哪天某个明星或导演不高兴,就给他们发一封律师函。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小新同学
小新同学
MORE

评论41

看看你的🐱
哈哈哈,看标题我就知道是这首歌,真的笑死我了,好的到了本人认可也是够了。
11-30 13:05
咕噜咕噜
完全离大谱,今天考试,全程脑子里无限循环穷叉叉…
11-30 12:02
林木壮
重金求一双没有听过的耳朵,这旋律一听,能循环一整天评论大赏。
11-30 11:46
kk
最后一句竟然是陈学冬唱的,我一直以为是腾格尔,OMG!
11-30 10:55
福禄巴士
那几天看到穷叉叉这个名字一脸嫌弃都没听,今天打开听可笑死我了。
11-30 10:48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