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火遍世界的这个神仙职业,要消失了
周叠瑶
如今,“海岛体验师”已经失去存在的意义,他们消失之后出现的空白正在被视频旅行博主所取代。

曾经,朵拉拥有一份世界上最幸福的职业——海岛开发体验师。


曾经,朵拉拥有一份世界上最幸福的职业——海岛开发体验师。/图·pexels


成为一名海岛开发体验师纯属巧合。那时的朵拉尚未从大学毕业,正在投简历找实习机会。一家专门做深度海岛旅游的公司发现朵拉酷爱潜水,于是联系上了她。


因为对潜水和海洋的热爱,朵拉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找一份让自己的简历更好看的实习工作,而是选择在这家公司做海岛旅行开发工作。


不到一年,朵拉通过线上和线下完成了约100个岛屿的发掘,足迹遍布8座人迹罕至的海岛。


 虽然现在朵拉早已换了工作,但是海岛开发体验师的工作经历她仍历历在目。/图·pexels


多年过去,朵拉早已离开这家公司,也换了工作,但她永远记得,在印度尼西亚弗洛里斯海域的天使岛浅滩,偶遇了正在自由嬉戏的小鲨鱼、水下五彩斑斓的珊瑚丛,还有罕见的魔鬼鱼、毒蜥蜴;也永远忘不了那些偶遇风暴、全程淋雨的时刻,以及浮潜时因风浪太大而回不到原点、出海拍摄时人直接被浪冲走的惊险瞬间。



海岛开发体验师,

不单单是公费旅行


朵拉并非天生就酷爱潜水和海洋,和许多人一样,她也曾对大海充满恐惧。2015年,在肯尼亚蒙巴萨,因为救生圈意外漏气,她险些命丧大海。直到一年后,朵拉才终于克服内心的恐惧,在马来西亚考取了潜水证。


朵拉并非天生就酷爱潜水和海洋,和许多人一样,她也曾对大海充满恐惧。/图·pexels


潜水让她收获了一个全新的观察世界的视角。“在海里,我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眼前的一切与陆地所见的完全不同,这是一个新鲜的世界。”朵拉说。


抱着可以“公费旅行和潜水”的目的,朵拉成为了一名海岛开发体验师。但她很快发现,这份工作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轻松美好。


海岛开发体验师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被国内旅游市场忽略的冷门海岛。他们要在线上搜集资料,通过搜索引擎、地图、旅游资讯、旅游博主等渠道了解冷门、小众的岛屿后,与岛主沟通,努力达成初步合作意向。


 海岛开发体验师的工作内容并非只是四处旅行,还有前期的各种琐碎的准备工作。/图·pexels


之后,海岛开发体验师需要在短时间内对这些海岛进行实地探访。据朵拉回忆,探访一座海岛的时间一般在两天左右。她和随行摄影师通常会乘坐早班飞机到达,拍摄日出、日落、星空,工作到深夜。


在这期间,她还需要与岛主进行进一步接洽、拍摄照片、完成体验报告和攻略,并全程记录下登岛过程的大量细节,包括海岛的交通接驳情况、住宿环境、娱乐项目以及当地美食等信息。


“海岛开发体验师要有极强的共情能力,同时必须是一个细节控。”朵拉说。船的高度适不适合老人和小孩儿登船,食物是否过于国际化而不符合东方人的胃口,在特定季节有哪些颜色的鲜花开放,在拍照时适合穿哪些颜色的衣服⋯⋯这些都是作为一名海岛开发体验师所要注意和记录的细节。


海岛开发体验师需要根据岛屿的特点做出各项预设和规划。/图·pexels


有时,同一片海域的海岛之间存在同业竞争,因此没有船只接驳往来。这要求海岛开发体验师们提前做好更周全的行程规划和准备,安排外面的船夫来接驳。


对大多数海岛旅行者来说,潜水是必备项目。因此,会潜水成了朵拉的加分项。她加入团队之后,开始有了水下宣传片。



与剧毒的蜥蜴近距离合影,

看小鲨鱼在浅滩嬉戏


尽管辛苦,深爱大海的朵拉依旧很喜欢这份工作。在短短的一年中,她收获了太多常人难以体验到的独特人生经历。


因为热爱潜水和海洋,朵拉选择在一家公司做海岛旅行开发工作。/受访者供图


科莫多龙是印度尼西亚科莫多群岛上特有的一种毒蜥蜴,只要被咬一下,轻则截肢,重则丧命。在游览科莫多群岛的时候,有一项行程是和科莫多龙合影。尽管心里害怕,朵拉还是硬着头皮去体验了这个项目。


虽然当地工作人员会安排一位向导手持一根木棍保护被拍摄者,但朵拉内心依旧惴惴不安,她蹑手蹑脚地走到距科莫多龙尾巴一两米的地方,慢慢蹲下来。“咔嚓”一声,这一幕被摄影师用照片记录了下来。


还有一次,朵拉在拍摄时遇到了暗流,被暗流裹挟着漂了很远,最终还是摄影师叫来了船把她救了上来。


在人迹罕至的海岛附近潜水,也让朵拉有机会一睹难得一见的海洋生物。/图·pexels


当然,在这些人迹罕至的海岛附近潜水,也让她有机会一睹许多潜水者难得一见的海洋生物,比如五彩斑斓的珊瑚和体形巨大的魔鬼鱼。据朵拉介绍,她曾在天使岛潜水时见到了魔鬼鱼。这并不是一种常见的鱼类,在印尼,它们只在天使岛和巴厘岛这两处海岛附近出没。


一天,朵拉在印尼弗洛里斯海域的天使岛沙滩上散步,看到了一群只有小腿肚粗细的小鲨鱼在浅滩自在嬉戏。“这是只有在生态保护非常好的沙滩才能看到的奇景。”朵拉感叹道,“鲨鱼能在这么浅的海滩嬉戏,说明它们不怕人。”


除了海岛开发与体验的工作,朵拉还会担任旅游团队的随行翻译。在她的记忆中,体验海岛游的顾客大多为热爱潜水的情侣或夫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海岛,不需要进行过多的人际沟通,你可以完全放空,把所有关注点拉回到自己身上,进行一个短暂的自我复盘和疗愈。


 朵拉在潜水。/受访者供图


朵拉记得,当初自己所在的海岛旅行公司还会组织员工们在海岛上进行团建。他们一群人会开着皮划艇探险、比赛,去海里捉海胆,对当时才20岁出头的朵拉来说,这是一次极为特别的体验。



“为了打消岛主的顾虑,

我晒脱了皮”


作为一名海洋环保主义者,朵拉始终践行着自己的三项海洋承诺:下海不涂防晒霜,除非防晒霜有珊瑚保育标识;不刻意触碰任何海洋生物;尽己所能捡起海洋垃圾。朵拉所在的海岛旅行公司也为每位海岛开发体验师配备了随身垃圾网袋,海岛开发体验师们每到一处都会通过行动改善海洋环境。


在一次出差途中,朵拉忘记带Reef Safe的防晒霜(能够保护珊瑚、不损害海洋的专用防晒霜),但是她宁愿晒伤也不涂抹其他任何防晒霜,最终导致她背部严重晒伤,甚至无法入睡。


 朵拉是一名海洋环保主义者。/图·pexels


在朵拉所接触的岛主中,有很多都是来自欧洲的潜水爱好者。他们潜了很多海,到六七十岁的时候实现了财富自由,想在人生最后阶段实现自己拥有一片小小海域的理想,所以来到亚洲投资海岛。


“许多小众海岛属于私人所有,它们寄托了岛主们的个人情怀。岛主们是按照自己梦想中的设定打造这些海岛的。”朵拉说,“因此,这些人并不是很在乎海岛是否能接待很多游客、经营海岛旅游是否能盈利。游客是否具备高素养和环保理念反而是他们重视的东西。”


许多小众海岛属于私人所有,它们寄托了岛主们的个人情怀。/图·pexels


比如在印尼的麦肯岛,小到厕纸的生产,大到房屋的建设,都严格贯彻了有机环保理念。据朵拉介绍,麦肯岛的厕纸用的都是岛上的人自己生产的可回收用纸,所以质感相对粗糙。工作人员尽量不使用塑料制品,连洗碗基本上都只用热水和柠檬。


岛上的建筑采用的是简单的木质结构,整体视觉环保天然,也不会安装空调。岛上的食物供给也基本能实现自给自足,除了会定量捕鱼外,岛民还会自己养鸡,种植一些蔬菜和水果,供游客食用。


60多岁的欧内斯特来自瑞士,是印尼弗洛里斯海域天使岛的岛主。朵拉通过欧内斯特的私人网站联系上了他。起初,因对中国的鱼翅交易市场和中国游客的海洋生态保护意识心存顾虑,欧内斯特对合作有些迟疑。朵拉对欧内斯特说,大多数中国人都认识到鱼翅并不含有高价值的营养,口感方面也已用粉丝去替代。最终,朵拉的反复劝说和对环保理念的身体力行打动了欧内斯特,代表公司成功和他谈下了这笔合作。



消失的公司和消失的职业


古往今来,没有人能抗拒旅行的诱惑。有人问苏格拉底他从哪里来,苏格拉底回答说,他来自世界而非雅典。


古往今来,没有人能抗拒旅行的诱惑。/图·unsplash


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曾在《旅行的艺术》一书中试图这样解读旅行对于现代都市人的意义:“时常走访大自然是解除城市生活中罪恶的必要良方。大自然会指引我们从生命和彼此身上寻找一起存在着的美好和善良的东西,自然是美好意念的影像,对于扭曲、不正常的都市生活有校正的功能。”


虽然朵拉的月薪只有3000元,但当职业与旅行能够完美重合,能挣多少钱已经没那么重要。


据朵拉回忆,自己当初在这家海岛旅行公司实习时,只有三位海岛开发体验师,他们大都和自己一样,是来这里实习的大四学生或者刚毕业的大学生。


虽然朵拉的月薪只有 3000 元,但当职业与旅行能够完美重合,能挣多少钱已经没那么重要。/受访者供图


即便薪资微薄,朵拉当初所在的这家海岛旅行公司依旧吸引了不少高学历人才。他们来自重点大学,因为热爱旅游,放弃了去大厂的机会,来到这里工作。他们的主管曾是一名空姐,在这里的月薪也不过5000元。


据公开报道显示,朵拉当初所在的这家海岛旅行公司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初创公司,曾获得300万元融资。天眼查显示这家公司仍处于经营状态,但如果登录这家海岛旅行公司的官网,就会发现它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公司的官方微博也只更新到2019年6月。当记者拨打这家公司的旅行咨询电话,所有号码均无法接通,向带有公司域名的邮箱发的邮件也均被退回。


据朵拉透露,公司也曾试图从经营高端海岛旅行向新海岛旅行代理权批发和私人海岛出售方向转型,但均没有成功。


在这个自媒体和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海岛体验师”已经失去存在的意义,他们消失之后出现的空白正在被视频旅行博主所取代。/图·pexels


与这家公司一起悄无声息消失的还有海岛开发体验师这一职业。在搜索引擎中搜索“海岛体验师”,相关报道和招聘信息均停留在2018年左右。在这个自媒体和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海岛体验师”已经失去存在的意义,他们消失之后出现的空白正在被视频旅行博主所取代。


如今,朵拉早已离开这一行业,做起了珠宝生意。她当初的同事在体验了一段时间海岛开发体验师的生活后也都陆续重返那些大公司。


但当提及这段海岛开发体验师的经历时,朵拉依旧充满怀念:“既刺激,又美好。”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周叠瑶
周叠瑶
不妨放下脚步,细赏路边的小花。
MORE

评论44

张萧
海底世界属于勇敢的孩子们
05-22 07:51
走路的人
酒店试睡员
05-20 15:46
扭柴
独特的人生体验也为她的人生留下了珍贵的记忆
05-17 14:01
kashme
在海岛里面生活工作看上去就是很享受的事情
05-17 14:01
王相
当时能够拥有这样的工作,肯定会觉得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05-17 13:21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