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路上的提桶人,是最朴素的实用主义智者

(本文转载自BIE别的)


“提桶跑路”,这个为了调侃三和打工人的高度流动性而发明出来的词,一度只令我联想到居无定所的落魄生活。然而 “提桶” 并不是一种地域特色的新兴收纳方式,在全国各地的火车站(注:必须是每个城市里那个纯叫 “火车站” 的、能搭上绿皮火车的老字号火车站,而不是带有东西南北前缀的新高铁站),你都能观察到无数提着款式各异、装载行李的 “水桶包” 脚步匆匆的旅人。“提桶走天下” 已成为一种无法忽视的民间文化。 


在春运返乡高峰放眼望去,各种桶的出现可谓目不暇接,有些人的桶崭新漂亮,有些人的桶饱经风霜;有些人的桶满满当当,有些人的桶什么也没装;有些人的全部身家都在桶里,有些人的桶只是大包小包以外的临时附加容器。


桶之密集、桶之多样性、桶中内容之神秘,无一不令我对提桶人和他们的桶产生巨大的好奇。有一次,我甚至见到一名男子手提一个装满沙子、沙子里埋了许多鸡蛋的桶,我忍不住为其创意(和力气)感到惊讶:如果一定要带一些鸡蛋回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想要带鸡蛋),还有什么比把它们埋进桶中沙更加稳妥的方法?这是一种何其智慧又充满趣味的劳动者传统!我想来想去,也许这才是最纯粹的可持续生活方式。


桶大体分为两种,大红色(或少数稀有色)的塑料提桶大多是自费购买,通常单个出现,相对使用得更加珍惜,而看似加倍坚韧的白底涂料桶一般是从务工单位直接回收利用的,基本上取之不尽,因此一人可以轻松坐拥好几个。


不过话说回来,桶真的有那么便利吗?桶是不可取代的吗?我准备了一些小红包,和几位在广州火车站外等车的提桶人简单聊了聊,向他们了解桶的意义。


01

友善的老乡夫妇




02

心像风扇一样冷的懒得搭理我的中年男子




03

外套颜色与桶呼应的健谈阿姨




04

桶挺多但拒绝采访的沉默者




05

喝着二锅头的思辩大叔






与行李箱精心搭配的桶,但我没找到主人


小篮子也很不错! 




提桶与推车是无敌 combo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于上周末的广州火车站


(本文转载自BIE别的)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MORE

评论3

Pluto
这个文章写得好有感觉啊,感觉烟火气展现得淋漓尽致 超棒!
01-28 15:32
西西里柠檬
哎提桶跑路
01-27 10:43
他就在那里
人间烟火气,归家桶桶心。
01-27 09:34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