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催婚,他们赚钱
不喜欢被催婚的年轻人,竟然喜欢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别人被催婚?

(本文转载自开菠萝财经)


如今,年轻人每晚七点准时收看的不只有新闻联播,还有催婚短视频。不喜欢被催婚的年轻人,竟然喜欢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别人被催婚?
 
何谓催婚短视频?
 
据开菠萝财经总结,分为儿女出镜被催婚和父母出镜催婚等两大类型。“云吞它爹”、“皮皮在农村”俨然成了最受关注的“单身狗”,他们每天被几百万人围观父母催婚,也会被粉丝点“鸳鸯谱”。“越文阿姨”则成为了全网“最不择手段”的“催婚”妈妈,在她的短视频里,每一个进她家门的人,都会被她和自己的儿女“配对”。
 

抖音上的三大“催婚”账号
 
谁在看他们催婚?
 
“人迟早要过被催婚这一关,有时候被催烦了,来看看别人被催婚,消解一下烦躁的情绪。”一位粉丝对开菠萝财经说,这就是看催婚短视频的乐趣所在,热门催婚短视频的评论区也很热闹,网友们会团结起来,帮忙催婚。
 
“橘子都有瓣(伴)儿,就你没有”“筷子要两根才能吃饭,你一个人咋活”“结婚不好?那怎么还有人结两次”......一系列段子让“催婚”成为短视频平台上的新晋流量密码。
 
多位业内人士以上述三个账号为案例,对开菠萝财经总结了这类催婚账号的特点:有一定涨粉优势,但很难打造出“爆款”,且注定“短命”,因为变现方式单一且难度大。
 
具体来说,账号主人一旦“找到对象”,或者“催婚内容”被大量模仿创作,就很容易被“拍死”在沙滩上。到了变现阶段,还要面对被催婚内容吸引来的用户不一定对带的货感兴趣、容易“人货不匹配”的问题。
 
他们也观察到,这些催婚账号,为了应对一茬接一茬的流量密码切换,正在试图通过搭建账号矩阵、拓展拍摄内容进行突围,人为拉长生命周期。
 

01

“催婚”催出百万大号


短视频重度爱好者张艺偶然刷到了一条父母催婚的短视频,点进视频下方的话题“周云吞今天被催婚了吗”发现,观看量近8亿。这是前不久登上抖音热搜的热门话题。
 
催婚为什么能成为流量密码,甚至推出来一位“被百万网友围观催婚的男人”?
 
据开菠萝财经总结,账号“云吞它爹”走的是家庭路线,多由妹妹掌镜拍摄,爸爸妈妈和哥哥出镜,自2021年10月起开始更新“父母花式催儿女结婚”视频,主题一般分为以下三类。
 
第一类可以称之为账号的经典催婚内容——艺术之家催婚实录。
 
“我们有一个,单身滴儿子,他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爸爸用《蓝精灵》《葫芦娃》等歌曲的曲调进行填词创作,并用钢琴弹唱,妈妈则在一边跳舞。
 

“艺术之家”的催婚现场
 
有网友总结,“这是全网唯一一个自带BGM的博主”“集齐七首催婚歌,爸妈就能实现愿望了”,并提议周爸爸推出《周云吞的催婚之歌》的专辑。
 
第二类则是儿女与催婚的家长互怼,经典案例为——
 
“隔壁老刘都结两次婚了,结婚有什么好?”
“结婚不好能结两次?”
“林志玲45岁才结婚。”
“林志玲看起来比你年轻。
“你看我现在一无所有,我凭什么让别人跟着我受苦?”
“你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脸回家。”

第三类是“反催婚”的话术和战术。
 
最典型的是教被催婚人反客为主,大声反问妈妈“你能不能赶紧去给我找个相亲对象”。再比如,妹妹用钢琴弹《结婚进行曲》,哥哥唱“结婚了吗,结婚了吗,一个人赚钱两个人花”,以此来调侃结婚。
 
眼尖的张艺发现,在账号“云吞他爹”的评论区,另一位风格类似的账号“皮皮在农村(以下简称皮皮)”经常前来评论,点赞数常常排在第一位。
 
皮皮也是一位抓住流量密码的催婚博主,自2021年2月开始更新催婚和相亲系列视频,主题就是互怼。
 
比如,父母做饭只拿一双筷子,皮皮问“一根筷子怎么吃”,父母反问“那你以后一个人怎么生活?”皮皮便把筷子掰成两截来吃饭。再比如,皮皮妈妈拎着很多东西回家,称“生个姑娘有什么用,连个东西都拎不动”,暗示其找对象,皮皮反击“老指着别人对象干啥,你自己有对象,咋不找你对象。”
 


皮皮被催婚系列视频


 
上述催婚视频都是从儿女视角出发拍摄的催婚内容,而2021年11月才进场的账号“越文阿姨”,则是从妈妈的视角拍摄“空手套儿媳/女婿”等催婚段子,明确地把“我姑娘缺对象”写到个人简介中。
 
“越文阿姨”的视频中,经常有适龄男青年、女青年出现在家门口,“戏精老妈”开口就叫“儿媳/女婿”,再用各式“无厘头”的借口将对方留下,强行撮合与自己的女儿在一起。比如把客人的鞋子洗了不让对方走,称病让对方照顾等。
 
数据显示,催婚、反催婚、强行牵红线等视频内容让这些账号迅速火了起来。以“越文阿姨”为例,根据飞瓜数据,更新两个月以来,粉丝数已经超140万,单日涨粉最高近27万,视频平均点赞数近40万。
 
同样在近两个月里,“皮皮在农村”涨粉超200万,视频平均点赞数近55万,“云吞他爹”涨粉超300万,视频平均点赞数83万。
 
“从这些数据和留言互动情况看,用户对催婚类视频内容和账号很感兴趣。”短视频内容运营吴夏称。
 

02

催婚账号怎么拿捏年轻人?


催婚与被催婚,覆盖面广,有话题度,因此成了一类社会现象。
 
民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已达2.4亿,预计到2021年,独居人数将上升到9200万。
 
催婚话题更是春节期间的热门话题,曾多次登上春晚舞台。“结婚要是不好,人家能结三回”“你知道为什么橘子这么甜吗,因为橘子都有瓣(伴)儿”等经典台词,就出自2021年牛年春晚的小品《每逢佳节被催婚》。
 

春晚小品《每逢佳节被催婚》
 
一些视频博主也借着年关将近这个时间点转型。“云吞他爹”就是其一,2021年10月开始,从一个经常发“南北差异”、“生活趣事”等内容的搞笑博主,变成了专门的被催婚博主。
 
催婚成为公认的流量密码,不过吴夏总结道,做的好的账号能够在短时间内起量、涨粉,还是在内容创作、视频传播、粉丝运营上下了一些功夫的。
 
内容创作方面,细节贴近生活、场景接地气,容易引发共鸣。
 
“这些账号的主角基本都有妈妈,而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样一位老妈,生活中唠唠叨叨又能不经意间口出金句,找各种时机和话术催婚、催相亲,形象深入人心。可见创作者在内容选题、脚本策划方面,很会观察生活。”吴夏称。
 
“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日常”“简直和我妈一模一样的对白,难道催婚话术是全国统一的吗”“句句扎心,要是我,肯定被催得坐不住”,网友们的反应也证实了这种共鸣。
 
张艺的感受是,这类视频借助搞笑题材消除了与用户的距离感,多了几分“别人家的孩子也会被催婚”的同理心。
 
视频传播方面,造梗能力强、爸妈人设反差强,利于传播和涨粉。
 
这类型被看到的账号都有很强的造梗能力。比如周云吞的梗有“艺术之家怎么生出一只蟑螂”,皮皮每个视频结尾都有“我妈是不是玩不起”的调侃,“越文阿姨”有“我去我自己”的口头禅。
 
“这些梗,成为了粉丝与创作者之间的默契,新粉也会出于好奇进行搜索和关注。”吴夏称。
 
张艺观察到,和能言善辩的催婚主力军妈妈相比,催婚账号里的爸爸通常是“看戏+帮忙”的形象。比如“云吞他爹”里的周爸爸,常常在妈妈催婚时进行伴奏。
 
这样的爸爸,要么一言不发,要么一出口就是毒舌金句。周爸爸的一个名场面就是,默默拿出iPad播放《葫芦娃》里葫芦娃边跑边叫“爷爷”的片段,葫芦娃叫一声爷爷,他就答应一声“诶”。
 

粉丝“粉”上周爸爸
 
“爸爸虽然话少,每一句都是精辟,没有一个字是废话。最大的乐趣就是看老爸神反转。”张艺称,这对爸妈都有固定的人设和风格,留下了很多记忆点。
 
粉丝运营方面,抓住了年轻人粉丝群体,并积极与之互动,为变现做准备。
 
据飞瓜数据,“越文阿姨”、“皮皮在农村”、“云吞它爹”三个账号的粉丝,大多集中在18-30岁。其中越文阿姨该年龄层的粉丝占比达62.28%,皮皮该年龄层的粉丝占比达49.63%,云吞该年龄层的粉丝占比达41.35%。
 
“这部分群体正是过年被催找对象、催婚的主要群体,所以对内容更容易产生共鸣。同时,他们也是短视频平台最活跃的群体,看到好玩的、有话题的视频,愿意主动互动。”吴夏分析。
 

通过标题、字幕与用户互动
 
上述三个账号都在主动运营粉丝。比如皮皮和周云吞都会在评论区主动发布讨论话题,引导用户讨论和关注;周云吞还经常以粉丝的评论为灵感,继续拍摄后续内容,并在标题中直接艾特相关用户,增加粉丝的互动热情;越文阿姨则给每条视频加上字幕,还用在括号内打出画外音。
 

03

催婚短视频,离钱有点远


在瞬息万变的短视频时代,某一类型账号能火起来并不令人意外,但参与博主的共同问题是,能火多久,如何赚钱?
 
多位行业人士从变现维度分析催婚类账号认为,这类型账号尚在涨粉阶段,变现路径较为单一,主要是橱窗带货和广告,偶尔也开直播赚取打赏费用,但都没有进入专业直播带货领域。
 
“这类账号有内容能力,但要想变现,尤其是做带货,更需要组货、销售和供应链能力。”吴夏指出,目前来看,多个催婚账号均没有签约MCN机构,未进行直播带货也在意料之中。
 
与此同时,催婚账号都正在挖掘变现潜力。
 
一方面,部分账号已经不仅是“催婚”,还延展到家庭生活场景。
 
比如,“云吞它爹”目前会拍摄妈妈的婚姻哲学系列等;皮皮置顶且点赞量更高的视频,出自“农村日常”系列,视频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齐上阵,内容涉及找工作、南北对比、农村种地、女性婚嫁观等方面。
 
单纯的催婚段子被大量模仿创作后,戏剧冲突性就会被弱化。之后,年轻人被催过的每一件事,比如结婚、生孩子、买房,都可以是这个账号拍摄的素材。”吴夏称。
 
而越文阿姨的账号内容更像是多人情景剧,重在剧情和表演。有观点认为,每条视频中进门的新角色,将带给账号很多发挥空间,但需要做出新意、减少尴尬的情节。
 
另一方面,部分账号开始变换思路、横向发展,孵化子账号。
 
“云吞它爹”早早地就开始铺垫,在评论区让用户猜测自己爸妈的职业,随后“应粉丝呼声”,拍摄了展示父母才艺的单独系列视频,点明爸爸妈妈的职业。此后,周妈妈开设了抖音账号“琼娘娘”。该账号仅发布了一条视频就获得了近10万粉丝。
 

周妈妈的新号“琼娘娘”
 
越文阿姨则是在个人简介中直接艾特了女儿的账号“史丹丽”。实际上,“史丹丽”早在2020年就已经开始运营,内容多为搞笑型的姐弟日常。该账号已经开始橱窗变现,并尝试过直播带货,但单场销售额没有过万。
 
总体来看,吴夏称,这类账号的后续发展挑战不小。“一方面,账号内容越宽泛,变现时的人货匹配度就越差;另一方面,内容创作者和用户之间,还是缺乏更明确、更牢固的连接点。”
 
这类催婚账号可以说是抓住了群体性焦虑,可以快速收割流量,但这仅仅是第一步,谁能突破变现单一难题,谁能精准匹配人和货,谁才能走得更远。
 

*题图来源于《我在他乡挺好的》。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艺、吴夏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开菠萝财经)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